2017年12月9日

【無斷轉載】日本都市傳說「八尺大人」


原文出處:http://syarecowa.moo.jp/196-2/71.html
中文譯者:Gwaewluin (神無月 孝臣)



這是2008年於日本2ch流出的都市傳說,網路上有不少中文翻譯版,
我轉載的是2013年發表在PTT上的版本。

 


------------------------------------------------------------------------

 

八尺大人(八尺様)



父親的老家是在離家裡開始約不到兩小時車程的位置。
雖然是農家,但我很喜歡那裏的氣氛,到高中時就騎腳踏車去。
所以不管是暑假還是寒假常常一個人過去玩。
爺爺和奶奶也是說「終於過來啦」來高興地歡迎我。
但是,從高三最後一次去開始,已經有十年沒有去過了。
絕對不只是「沒有去」,而是變成了「不能去」,為何是這樣子呢。

剛進入春假的時候,天氣很好讓我想騎車去爺爺家。
雖然還是有點冷,但坐在院子旁暖和地很舒服,就這樣放鬆下來,然後,

「波波、波波 波、波、波...」

聽到了奇怪的聲音,不是機械般的聲音,感覺像是人發出來的聲音。
那個是濁音還是半濁音,好像感覺兩者都是。
在我這樣想的時候,院子圍牆上看到一頂帽子。
並不是擺在圍牆上,帽子就這麼橫向移動,直到圍牆邊緣。
在那裏看到一個女人,帽子戴在那女人頭上。
女人穿著像白色的連身裙。

但是圍牆大概有高兩公尺,能從那圍牆露出頭的到底是多高的女人...
在我驚訝的時候,女人繼續移動出我的視野,帽子也消失了。
然後,不知道何時「波波波」的聲音也消失了。

那個時候,只認為是本來就很高的女人穿著超厚底鞋,或是穿高跟鞋的女裝男而已。

在這之後,到客廳喝茶時,和爺爺與奶奶談到了剛剛的事情。
「剛剛看到了好高的女人,是女裝男嗎」
這樣說得到的回到也只有「嘿~」
「身高超出圍牆,還戴著帽子發出『波波波』的怪聲」
講到這裡,兩人的動作停止了。不,是十分突然地停止。

接著,「什麼時候看到」「在哪邊看到」「怎樣比圍牆高」
爺爺表情看起來在發怒般地問問題。
在爺爺的氣勢下回答了問題後,爺爺突然沉默地走向走廊的電話,是要給誰打電話吧。
因為紙門被拉上,不知道是在說什麼。
奶奶看起來好像失神地在發抖。

爺爺打完電話後,回來客廳,
「今天就給我住下來。不,是變成不能讓你回去了」
-好像是發生很不得了的壞事。
可是不管怎樣想都想不出來,那個女人並不是我想要去看的,
是在那個地方出現。

然後,「婆婆,後面拜託你了,我去接K桑過來」
留下這話,爺爺開輕卡出門了。

我小心地向奶奶問問題。
「你好像被八尺大人盯上了,爺爺會做些什麼的,所以什麼都不用擔心」
這樣聲音發抖地回答我。
在爺爺回來前,奶奶開始慢慢地向我說這個故事。

在這附近存在一個叫做「八尺大人」的災厄。
八尺大人外表是個高大的女人,和名字一樣身高有八尺。
會發出像男聲般的「波波波波」奇怪笑聲。
有的人看到的是穿著喪服的女人,有的人看到的是袖口長於雙手的老婆婆,
穿著年輕服飾的老人等各式各樣不同的面貌。
但都有共通是異常身高的女性與發出噁心的笑聲。
以前有個傳言是跟著旅人憑依而來,但並不確定。
在這個地區被地藏封印住,而沒有移動出去。
被八尺大人盯上的話,數天之內就會被殺掉。
最後的八尺大人被害人是出現在約十五年前。

雖然這些是我後來才聽說,八尺大人不知為何無法移動的理由不只是被地藏封印住,
是在村子邊界有在祭祀地藏的樣子。為了防範八尺大人的移動,
在村子邊界東西南北共設有四個地方的樣子。為何會讓這東西留在村子裡,
似乎是和周邊村子達成協議的樣子,例如水利的優先權之類的。
過十年都沒有出現過八尺大人的被害者,以前的人應該是覺得訂下很好的協定吧。

聽到這樣的事情,感覺毫無真實感,這一定的吧。
在這時候,爺爺帶著一位老婆婆回來了。

「變成辛苦的事情了,現在你就拿著這個」
叫K桑的老婆婆這樣說著,給我一個護身符。
之後,和爺爺一起到二樓去,在做些什麼。
奶奶就這樣一直和我在一起,我去上廁所時也跟著,不讓我把門完全關起來。
到這時候我才開始有感覺到「好像是什麼不太妙...」

一陣子後我上了二樓,進到一間房間。
那裏的窗戶全都用報紙遮住,並在上面貼了護符,四個角落放了鹽堆。
以及有用木頭做了箱型的東西(不能被稱作祭壇),上面放了個小佛像。
再來,準備了不知道從哪弄來的兩個尿壺,是要我在這裡面解決吧...

「很快天就要黑了,聽好了,到明天天亮都不可以出來,
如果我和奶奶有在叫你的話,你不要回話。這樣,
到明天早上七點為止都絕對不可以出來,到七點的話你就出來。已經和你家裡聯絡了」

面對爺爺在說著時認真的表情,我只能默默點頭。
「你現在有好好的保護。絕不可讓護身符離開身體,有發生什麼的話就到佛像前面祈禱」
K桑這樣對我說。

說是看電視也可以而開了燈,但也是心不在焉地在看。
房間被關起來的時候奶奶放了飯糰和點心也沒心情吃,就這樣保持著布包起的原狀放著。

在這樣的狀態下不知道何時睡著了,醒來的時候看到是深夜的節目,
確認手錶,是過了午夜一點鐘。
(這個時候還沒有用手機)

正當我想著怎麼在這麼討厭的時間醒來時,聽到了窗戶的玻璃傳來叩叩的聲響。
不是小石頭撞到玻璃的聲響,我覺得是用手在敲的聲響。
沒有辦法判斷是風的關係才有這樣的聲響,還是真的是有誰在敲,
我全力讓自己相信這聲音是風造成的。
冷靜了點後喝了一口茶,果然是很恐怖,就把電視聲音轉到最大強迫自己看。

在那時候,聽到了爺爺的聲音。
「喂-沒問題嗎?害怕的話就別逞強好了」
我沒多想就往門靠近,但立刻想起爺爺的話。
那聲音又出現了。
「怎麼了呢,來這裡也可以喔」

盡管和爺爺聲音十分相似,那個並不是爺爺的聲音。
雖然不知道為何是這樣,注意到的時候,全身起了雞皮疙瘩。
一撇眼看到角落的鹽堆,從上面開始變成黑色的了。

我急向佛像前面坐去,緊握護身符開始努力祈禱「請救救我」

在這時候,
「波波 波、波、波波...」

聽到了這個聲音,玻璃也發出了咚咚聲響。
雖然可以明白他身高沒有高到那裏,
那個從下面伸手過來敲窗戶的樣子不可避免地出現在我腦中。
現在能做的事情,只有向佛像祈禱而已。

感覺夜晚無法結束,但還是到了早上,開了一整夜的電視傳來了晨間新聞的聲音。
畫面角落表示的時間是七點十三分。
敲玻璃的聲響,與那個聲音在沒注意到的時候停止了。
看來是睡著而失去意識的樣子。
鹽堆變得更黑。

以防萬一,看了自己的手錶也是差不多同樣的時間,
我恐懼地打開了門,那裏是很擔心的奶奶和K桑。
奶奶流淚說著「太好了」「太好了」

到了樓下,父親也來了。
爺爺從外面催促我「快一點上車」,出了院子,
那裏有一輛廂型車,以及有幾個男人在院子中。

箱型車可坐九人,我坐在正中間的位置,K桑坐在助手席。
院子裡的男人全都坐進車裡,全部九人坐滿後,將我八個方向包圍起來。

「辛苦你了。雖然你可能會很好奇,但從現在開始閉上眼低頭座著。
因為對我們來說是什麼都看不到的,你卻是可以看到。在我說好之前不要張開眼睛喔。」
坐我右邊約五十歲的大叔對我說。

然後,由爺爺的輕卡領頭,接著是我搭的廂型車,後面跟著父親駕駛的車成一列出發。
車隊以非常緩慢的速度前進,時速大概沒到二十公里吧。

突然間,K桑小聲念著「這裡就是難關了」,然後開始唱起了佛經。

「波 波波、波、波、波波波...」

又聽到那個聲音了。
我緊緊握住從K桑那裏拿來的護身符,照他說的閉上眼,
並低下頭,但不知我為何眼睛有一條縫稍微看到外面。

進入眼裡的是像白色的連身裙,那個跟著車子在移動,用那雙腿跟著走嗎。
他的頭在車窗外面沒辦法看到,但是,像要往車內看的樣子,開始出現了頭往下的動作。

我無意識發出一聲「噫」
「不要看」旁邊的人吼一句

我急忙緊閉雙眼,更強力握緊護身符。

叩、叩、叩
開始有了敲玻璃的聲響。

周圍搭車的人也發出了短短的「欸」還是「嗯」
就算看不那個,也聽不到那個聲音,還是能聽到那個聲響吧。
K桑加強力量唱著佛經。

終於,感覺聲響與聲音停止的時候,K桑說出「漂亮的拔除了」
周圍到目前為止都沉默的男人們都寬心地說出「太好了啊」

車子開到大路停下,我換到父親的車子裡。
父親和爺爺對著其他男人低頭鞠躬時,K桑到我身邊說「讓我看看那護身符」
看著仍無意識緊握的護身符,已經全部變成黑色了。
K桑說「雖然覺得沒問題,但以防萬一你還是拿著這個一段時間」
然後給我一張新護身符。

在那之後和父親兩人回到家。
腳踏車由日後爺爺家附近的人送回。
父親也知道八尺大人的事的樣子,對我說在他小的時候,
一位朋友被八尺大人盯上而喪命的事情。
也有人因為被盯上,而搬到其他地方去。

坐箱型車的男人們,全部都是和爺爺一族有關係的人,
也就是好像和我有極薄血緣關係的人們。
在前面走的爺爺與在後面走的父親,當然和我有血緣關係,
那樣做是希望盡可能稍微能混淆到八尺大人。
由於父親的兄弟(伯父)沒有辦法在一夜內到這裡,
所以讓血緣關係較低但可立刻到這邊的人來的樣子。

但就算這樣要立刻找到七位男人也仍是有困難,
以及比起晚上,白天會更加安全,而將我關在房間一晚。
在路上,最壞的情況是爺爺和父親有了代替自己的覺悟。

然後,就像前面的說明,要我再也別有去那裏的念頭。

回到家,和爺爺打電話時,問那時爺爺有向我說過話嗎。
但爺爺斷言說沒這回事。
-果然是那個...
想到這,又再次冒了身冷汗。

八尺大人的被害人是成年前的年輕人,也有很多是小孩時遇到。
以及小孩或年輕人在極度不安定的狀態時,如果是親人的聲音,就會放下戒心。

從那開始過了十年,到了要忘記那件事情的時候,出現了不好的後續。

「封印八尺大人的地藏被誰弄壞了,那好像是能通到你家的路」
奶奶打電話過來。
(爺爺在兩年前過世了,當然不讓我參加喪禮。
爺爺當時就算無法坐起身也是要我絕對不要去)

現在只能對自己說那只不過是迷信,但還是十分擔心,
想到如果聽到「波波波...」那個聲音...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