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月22日

【無斷轉載】The Secret Number 隱匿的數字


有意思的假說型科幻短篇~
設定上是據說有一個隱藏在3與4之間的整數「Bleem」,但是卻有種神秘的力量將這個數字隱藏起來了,讓全世界的人幾乎都認知不到這個數字。
我個人的感覺上是覺得挺有量子力學風格啦~那種我們直覺上認為不可能、但實際上卻又真的存在的狀況WWWWW

另,國外有人把這短篇小說拍成約十五分鐘的短片,這個是那短片的官網連結:
http://secretnumber.colinlevy.com/





====================================================

《隱匿的數字》(The Secret Number)

作者:伊格爾.特珀(Igor Teper)




西蒙.湯姆林醫生仔細端詳著坐在桌對面的這個人。後者不停地前後搖晃著椅子,懶散的雙肩低垂著,兩隻眼睛不時地掃視著房間;每隔幾秒鐘,他的嘴脣都要抽搐一下,給人的感覺活活就像一隻大松鼠。很難讓人相信,在精神崩潰之前,他竟是一位世界上鼎鼎大名的數學家。

「今天感覺怎麼樣,艾爾莎姆教授?」湯姆林醫生問道。

「很好,很好。謝謝。」那人低著頭,眼皮撩也不撩。

「昨晚睡得好嗎?」

「哦,很好。整個晚上都睡得很好,睡得香極了。」艾爾莎姆教授回答,隨著椅子有節奏的搖晃,他非常起勁兒地點著頭。這兩個人之間始終沒有眼神的交流。

「那就很好。」

突然,艾爾莎姆停止了搖動,兩眼直勾勾地望著湯姆林,兩顆眼珠子彷彿就要蹦出來似的。他用尖利的聲音說道:「醫生,我心裡明白。你肯定會認為我是個瘋子。難道你就想不到,我很清楚你有這樣的想法嗎?所有的人都認為拉斯路·布里姆的說法是痴人說夢,它們也想讓你這麼想吧。」他緊緊盯著湯姆林醫生,身體一動不動,眼睛一眨不眨。

「你說的它們是誰呢,教授?是誰想讓我也認為你是個瘋子?拉斯路.布里姆又是誰?」

「就是那個數字呀!就是拉斯路.布里姆教授要尋找的那個隱匿數字呀。人們都說數字不會撒謊,可是,正是數字在撒謊,一直在撒謊,總是在撒謊。但它們欺騙不了我——啊,欺騙不了我,我已經看穿了它們的詭計,我知道它們藏匿起來了。」艾爾莎姆教授說完,又開始在椅子上搖晃。

「哪些數字藏匿起來了,教授?」

「布里姆,就是它。布里姆!」艾爾莎姆高喊道,用拳頭「砰砰」地敲著桌子。然後他向湯姆林醫生那一邊傾過身子,低聲說道,「就是3和4之間的那個神祕整數。」

「關於這個問題,我們的數學家們早已經解決了,教授!3和4之間根本就不存在另一個整數。」

「醫生,你去找拉斯路.布里姆教授說說去吧。」艾爾莎姆詭祕地說,「可惜,你找不到他了——他已經死了。」他吃吃地笑了起來。然後又朝湯姆林醫生湊了湊,小聲地說,「他之所以死去,就是因為他想去揭開這個神祕整數布里姆的祕密。」

「拉斯路.布里姆教授是在車禍中喪生的,教授。」

「啊,別幼稚了!他發表了一篇論文,詳細介紹了他的研究發現:他發現了一個迄今為止尚未為人所知的整數,這個整數就在1和20之間。他宣佈,他正致力於找到這個整數存在的證據和它的確切位置。就在他這篇論文發表後的一個星期——嘣!布里姆遭遇了車禍,死了。他家的房子也給大火燒了,所有的文字記錄都被毀滅了。第二天,他所在的那個大學裡的計算機系統全部癱瘓,所有的電子記錄也都被刪除了。布里姆教授離那個神祕數字太近了,明白嗎?所以,他本人也被某種神祕力量從這個世界上給刪除掉了。如果你相信我的話,我告訴你,我的結局也會和他一樣。」

話說到這個份兒上,湯姆林醫生感覺已經無能為力了。他決定打出他的王牌。

「好吧,教授。如果說有這樣的一個整數——在3和4之間有一個隱匿的整數——那麼,正整數都是可以用來計數的,對不對,教授?」

「是的,醫生。」艾爾莎姆點點頭,然後,好像是為了給醫生證明這個真理,他左右搖晃著頭開始計數,「1,2,3,布里姆,4……」

「教授,認輸吧!」湯姆林醫生打斷了教授,「如果說布里姆是一個可以用來計數的整數,那就意味著你可以用布里姆來表示什麼東西。」

「那當然了。」艾爾莎姆說,「醫生,我還不知道你也是一個數學家。」他呆滯地望著湯姆林醫生。聽艾爾莎姆說話的聲音,他臉上的表情應該是微笑,可看上去卻是滿臉的怒色。

「教授,請你耐下心來,看看這個。」湯姆林醫生說著,伸手從衣袋裡掏出一個小塑料袋。

「這是什麼,醫生?」艾爾莎姆問道。

「糖豆。」湯姆林微笑著說。他開啟塑料袋,把裡面的東西倒在桌子上,大約是20多個五顏六色的糖豆。

「現在,艾爾莎姆教授,我想請你把布里姆那一顆糖豆和其他的糖分離開來。」湯姆林醫生的臉上露出得意的笑容。

「好的!」艾爾莎姆說著,便俯身在桌子上。他先從那堆糖豆中分出三顆,滿腹狐疑地看了看這三顆,又看看那一大堆,再回過頭看看他面前的那三顆。他迅速從大堆上又抓起一顆,把它放在那三顆當中。他審視著第四顆糖豆,感覺不對頭,想把它放回去,可還沒等鬆手,又把它拿了回來,加到那三顆當中。湯姆林醫生看得很清楚,艾爾莎姆教授已經開始焦躁不安起來。他把那四顆糖豆全都拿在手裡,湊到眼前,不停地翻來覆去地觀看,臉上一片疑惑。他把手中的四顆糖豆仔仔細細地數了一遍,然後無可奈何地頹然坐到椅子上——與其說是挫敗,倒不如說是惱羞成怒。

「我分不出來,醫生。」教授說。

「那也就是說,布里姆根本就不是一個整數。」湯姆林得意洋洋地說。

「絕對是!」艾爾莎姆大叫起來,「呼」地一下,把桌面上的糖豆一掃而空,飛得滿屋都是。「布里姆是存在的!可是,有一種什麼東西在阻止我把布里姆糖豆分離出來!我能分離出3或4,可就是不能分離出布里姆!」

「冷靜冷靜,教授。我就在這兒眼睜睜地看著呢,沒有什麼東西阻止你呀,沒有什麼東西阻止你把布里姆糖豆分離出來。除非另有原因,那就是:布里姆根本不存在。」

「可它確實存在。」艾爾莎姆認真地說。沉默了一會兒,好像信心越來越充足了,他又說道:「確實存在。我可以證明這一點!」

「你怎麼證明,艾爾莎姆教授?如果你堅持說有一個神祕的、看不見的、無處不在的力量把布里姆隱匿了起來,你拿什麼來證明?」

「醫生,你要知道,」艾爾莎姆說,音調異常詭異,「我是一個數學家,一個非常優秀的數學家。所有的數學家都已經被那種神祕力量蠱惑了,它的目的就是為了掩蓋布里姆真實存在的事實,你明白嗎?但是,早在20年前,我就構建起了一套理論,它是數論的一個分支。我想,我可以用這一理論來證明布里姆的真實存在,找到3和4之間的這個神祕整數。只有這樣,數論才能夠完美地統一起來。我曾經就這個題目作過一次演講,可在演講過程中,我幾次被同事粗暴地打斷。為此,我還大光其火。」

湯姆林心裡暗笑:的確發火了!據說那個講堂被砸爛了,整整修理了兩個星期。

「你的那些同事好像對你的證明並不怎麼信服,教授。」湯姆林說。

「那是因為我還沒有拿出證明的所有細節。」艾爾莎姆說,「即使我呈現出所有的細節,那群笨蛋也不會明白我研究的重要意義。」他憤怒地說,「可我已經很接近了,醫生,我可以感覺得到。讓我從你這裡出去吧,讓我繼續搞我的研究吧。再過幾個月,我就可以有一個完美的證明了。或者,至少你可以給我提供紙和筆,在這裡,我也能開展研究。」

很顯然,艾爾莎姆教授的大腦是興奮過度了。湯姆林醫生決定不再去進一步刺激他。

「好吧,教授。」湯姆林說,「我會認真考慮你的要求的。不過,我還想問你一個問題。」

「什麼問題,醫生?」

「到底是什麼原因讓有些人要對一個數的存在保守祕密呢?」

「現在我也不能確定。」艾爾莎姆教授搖晃著腦袋說,「或許,布里姆有什麼神祕的力量——不要那樣看著我,醫生——或者,是有些人相信它具有什麼神祕的力量。」艾爾莎姆停頓了一會兒,臉上流露出了激動的笑容,「或許,關於布里姆的認識會讓我們達到更高的數學水平。它可能會幫助我們構建起一個關於時間旅行的非常可行的數學理論模型;或者幫助我們構建一個超光速旅行的數學理論模型;或者,誰知道還有什麼東西呢。」

「我明白。」湯姆林說,「你真的認為布里姆的發現能使這些設想成為可能嗎?」

「我說不清楚,但誰又能說它不能呢?」艾爾莎姆聳聳肩,反問道。

「我明白你的意思。」湯姆林說,「哦,教授。我很高興能和你談這麼多。你的說法會讓我思考很多東西。過幾天我們再見面吧。」

兩人握了握手,艾爾莎姆教授離開了房間。湯姆林醫生坐在椅子上愣了一會兒,眼睛出神地望著散落在房間裡的糖豆上。

湯姆林想,一個學者,一個終生致力於數論研究的數學家竟然會幻想那個所謂的神祕數字會來加害他,真是太可悲了!當然,這樣的表現對於一個妄想狂病人來說,也是很常見的。看來,艾爾莎姆教授已經對這個神祕數字走火入魔了。

湯姆林醫生對下午與艾爾莎姆教授的見面並不十分滿意。他本來希望通過糖豆的例子迫使艾爾莎姆明白他所持觀點有多荒謬,可結果,只是更加刺激了他的妄想症狀。從艾爾莎姆的強烈反應來看,湯姆林醫生感覺,他可能刺中了教授妄想症根源裡最敏感的部位。

可值得慶幸的是,醫患之間的交流畢竟有了新的進展。湯姆林開始收拾東西,準備回家。在離開醫院之前,他吩咐看護艾爾莎姆的護士,絕對不允許這個病人接觸到一切可以用來書寫的東西。

當天晚上,湯姆林醫生輾轉反側,難以入睡。一閉上眼,他眼前就會出現一個幻覺:一隊巨人般的數字如大軍壓境一樣把他緊緊包圍,而統領這支數字大軍的將軍就是那個幻影般的神祕整數——布里姆。他感覺心裡非常沉重,順手從床頭櫃上拿過一個筆記本,在上面寫下了1到10十個數字。看上去,這些歪歪扭扭的數字對人類並沒有什麼傷害。數字,是所有科學的基石,有了數字才使得現代文明成為可能。他對眼前的這些數字不由地產生了許多敬意。他端詳著這些數字,一個一個用心地讀下去:1,2,3,4,5,6,7,8,9,10。都在這張紙上,沒有必要再有一個布里姆,也沒有布里姆的位置。他的心情終於平靜了下來。不知不覺當中,湯姆林醫生睡著了。

第二天一早,湯姆林醫生就被一陣急促的電話鈴聲驚醒。是吉恩,醫院的護士。她報告說,艾爾莎姆教授不見了。

湯姆林匆匆跑回醫院。他剛一到,吉恩就迎了上來,給他解釋所發生的事情,並否定了任何失職的可能。前一天晚上十點鐘的時候,吉恩做了當天最後一次例行檢查,當時艾爾莎姆教授還是好好的。但當吉恩早上六點鐘巡視的時候,艾爾莎姆教授卻不見了。夜間值班的人也沒有發現任何異常情況。大家只能接受這樣一個事實:艾爾莎姆教授消失了,消失得無影無蹤。

「我想,我們還是再到他的房間去看看吧。」吉恩說。

湯姆林醫生跟著吉恩走進了艾爾莎姆教授的病房。眼前的情景讓他感覺震驚,他所擔心的最糟糕的事情終於發生了。

房間的牆上寫滿了一排又一排的數學符號,密密麻麻的數學公式和方程式。很多符號,湯姆林醫生都不認識。字跡歪歪斜斜,顯然寫這些東西的時候,教授的手在不停地顫抖。字跡是淺紅色的。他肯定是藉著月光、一夜不停地寫下了這些東西。

湯姆林醫生環顧四周,在一個角落裡發現了一灘艾爾莎姆教授用來作墨水的液體。他走過去,俯身細看,液體上面有一隻翻倒的塑料杯。他用手指蘸了些液體,用舌尖嚐了嚐。是葡萄汁。葡萄汁的上面浮著一個簡易的書寫工具——吸管。房間的另一個角落裡,是艾爾莎姆教授的所有衣物。可艾爾莎姆教授連一點影子也看不到。

「看來,教授還特意給我們留下了一些小吃。」湯姆林醫生身後的吉恩說道。

湯姆林醫生轉過身,看見吉恩正伸手去拿床頭櫃上三粒黑色的小東西。

湯姆林急忙叫道:「別動!」

「醫生,只不過是三顆糖豆。」吉恩說著,拿起一粒,輕輕把它拋到空中。湯姆林醫生驚恐地看到,那顆糖豆在空中劃了一個漂亮的拋物線,「啪嗒」一聲正好落進吉恩的嘴裡。

「你想吃一顆嗎,醫生?」吉恩問道,用手指著床頭櫃上剩下的兩顆糖豆。

湯姆林醫生低頭看去,不禁驚得目瞪口呆:床頭櫃上,三顆糖豆依舊赫然在目。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