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3月30日

《烏托邦》小說讀後感

作 者:托馬斯.摩爾(Thomas More, 1477-1535)
原文名:Utopia
出版社:志文出版社


請容我吐槽一下:《烏托邦》這本書根本是資料設定集嘛!!(喂)

《烏托邦》是作者於西元1516年用拉丁文寫成,內容為作者本人假借撰寫紀錄一位旅居過「烏托邦」多年的賢人所描述關於該島國的種種文化與施政細節,表面上為遊記見聞,實際卻為嘲諷、勸諫當代掌權者的杜撰小說。

故事分為作者偽裝成書信體的前言、描述當時社會亂象的第一部、關於「烏托邦」的第二部,以及當本書出版後其他讀者、作者友人與作者之間的信件內容,有關於在第一部中提到的種種,雖然五百年前的時事已有些不符合現代,但是其中許多執政者的惡行惡狀還是讓人看的心驚膽顫。

從書中可見作者反對「私有制」,認為所有的人憑現金價值衡量所有的事物,那麼一個國家就難以有正義和繁榮。以現在的觀點來看,顯然就是作者反對資本主義,贊同共產制度,然而大部分的人都明白,唯有理想下的共產制度人人才會辛勤工作卻共享財富,實際狀況下如果不管你努不努力工作都有飯吃的話,那就不會有人想要認真工作了。有趣的是,作者也自己針對這項問題自問自答了,不過卻是以「烏托邦」當地特有的人文風俗來做解釋,認為唯有那樣的社會才能讓「公有制」這種制度實際的落實並發揚光大。換句話說,作者其實也知道「烏托邦」在當時的社會也是難以實現的。

不過,作者雖然主張「公有制」但同時也讚揚「民主制」,此外還利用介紹烏托邦來闡述自己心目中的理想國度,包括:所有人民皆需務農,另需再學一門手藝;服裝全部統一,選擇耐用舒適的布料,基本上兩三件就滿足了,而且也無須為外表產生卑尊之分;生活用品等統一放置市場,有需要者再各自領取,由於品質優良、貨源充足,根本無須多取存放;所有公民皆需輪流前往農村從事務農兩年;每位公民工作時間每天六小時,由於所有人都要從事生產,根本不會有勞動時間過短、生產不足的問題;大家統一至大餐廳用餐,免去各家烹煮的麻煩...等等諸如此類,其中也不乏有關於「奴隸」、「殖民」與「戰爭」這種以現代眼光來看屬於不合人道的內容,但是每項卻又解釋的相當合理(或者可說過於美好)。

烏托邦的奴隸分為兩種,一種為本國的重大罪犯者,另一種是在他國犯下被判以死刑的罪犯,大多是的奴隸都是第二種。烏托邦人會大量買進死囚,因為認為將犯罪者判處死刑或監禁是種浪費勞動力的行為,所以應該多讓犯罪者從事奴隸的工作,同時也會具有嚇阻的效果,而且烏托邦對於奴隸管理良好,不至於嚴重侵犯他們的人權,不過如果奴隸意圖犯叛就是處以死刑。

殖民則是在本國中如果人口過多時,才會尋找國家週遭人煙稀少的地區建立殖民地,而如有當地原住民願意共同生活,將會相互學習彼此良好的風俗與文化,之後兩著將逐漸融合。而若遇到本國中有城市人數因天災減少,在以會減少其他城市勞動力的情況下,便會將殖民地的人民調回補充,一切皆以本國為重。

至於戰爭,雖然烏托邦人都接受過戰鬥訓練,但是他們更傾向用高價金錢來借助鄰國的武力傭兵,因為烏托邦非常富有,所以他們寧可僱用為錢賣命的外國傭兵,也不願損失自己本國國民。

最有趣的地方是烏托邦人民的金錢觀,他們平常都不使用金錢,但是卻很明白金錢對於其他國家人民的重性,所以烏托邦人民會將多餘的物資先分給貿易國家中的貧民,之後才賣給該貿易國賺取金銀。不過由於烏托邦人重視物品本身的實用性,所以像金銀這類貴金屬根本不及鐵來的好用重要,那些大量的金銀就被拿來當作奴隸的鐐銬、馬桶便池,以及讓輕罪者佩帶,因此在烏托邦中,穿金戴銀是種羞恥罪惡的象徵。

而且他們認為,真正的至善是「符合於自然的生活」,作者也闡述了一系列對於幸福與快樂的理念,充分表現出烏托邦人不僅在物資、文化、制度與精神生活有著傲視群雄的高度,在在表現出作者對於該理想國度的嚮往與期盼。

拉里拉雜的,一不小心就把內容寫了一大堆...其實我當初會看這本小說,主要是因為我們常常在使用「烏托邦」這個辭彙,而且我個人也非常喜歡「反烏托邦」式的題材,但是,我卻沒看過《烏托邦》這本書的話,不就只是鸚鵡學舌了嗎!?所以啦~今天終於把這本書看完了,幸好翻譯的內容接近白話,閱讀上不會太過困難,看起來還算是挺有趣的~

不過啊~......「烏托邦」真的是個超級理想的國家耶!(苦笑)這種生存方式以現在的世界根本就不可能啊,難怪作者對於本書命名為「Utopia」的原意就是指「不存在的」「幸福的地方」......唉唉~這就好比柏拉圖的《理想國》、陶淵明的《桃花源記》那般,僅為精神之寄託,雖然過於美好夢幻,但也是種希望的道標。

總之呢,這本書挺薄的,描述的內容想法也相當有其道理在,有興趣的人不妨找來瞧瞧~

以上。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