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6月23日

《柳橙不是唯一的水果》小說讀後感


作 者:珍奈.溫特森(Jeanette Winterson)
原書名:Oranges Are Not the Only Fruits
出版社:遠流


嗯...老實說最後幾章我看的不是很懂。
或許和翻譯方式有關,但也很可能是和作者描述自身內心時的思緒有關。當然啦,更有可能是我自己無法理解,要知道,清楚明白別人想說什麼本身就事件困難的事。

話又說回來,這本書可能是我的第一本同志文學。在二、三十年前的英國這種情感是相當受到壓抑與脅迫的,更何況是出現在教會家庭之中?現代的社會風氣雖然已有朝開朗尊重的方向而去,然而我們父母這代的長輩們依舊不少人無法理解與接受,但我覺得最讓人感到困惑的應該是當事人對自我的質疑與無助:「我的心到底是怎麼一回事?為何我會做出這樣的選擇?」

這本《柳橙不是唯一的水果》是作者溫特森半自傳式的小說,也是她的處女作,更是開啟她未來眾多文學成就的起點。她也如同本書女主角一樣被虔誠的教徒夫婦收養,自小被教養成以傳道為繼任,不過這也直到十六歲那年她愛上某個女孩為止。她的養母憤怒至極的要求她離開對方,不然就是離開家中,而她選擇則活出自己。當她決定離家時,養母問她為什麼這麼做?溫特森回答:「因為這麼做我會快樂。」養母則說:「當妳可以選擇正常時,為什麼要快樂?」

養母的這句話後來成為作者自傳的書名《Why Be Happy When You Could Be Normal?》(2011年11月於英國出版)

我有時會想所謂的「正常」是什麼?如果說大多數的人都是那樣,所以背道而馳的就「不正常」,那不就是多數決的暴力嗎?但是有的時候我也感到困惑,我現在的作為真的就是我要的嗎?我的選擇真的值得嗎?我是否又有足夠的勇氣與力量去做出選擇呢?

嘛~話題稍為嚴肅了點,回到小說。
這本書每篇章節都是聖經的篇章名,大多是切合章節內容,其中我對第二集的篇章名笑了出來,因為接在第一章末後接那篇名真的太幽默~故事每章前都會插入一段具有隱喻的小故事,老實說我也不是很明白,只能模模糊糊的感受到些什麼。從第一章開始作者描寫女主角的出生與成長,知道她如何成長於教會這個小天地,然後在懵懂中有了第一次的初戀,以及之後接二連三的問題。

據說這本書是許多人的啟蒙之作,作者溫特森相當直白的敘述了她想說的事情,理解也好、不明白也好,我想如果藉此可以讓我們稍微思考一下,那麼就應當有它的價值。期待這社會可以更溫和包容,如同溫特森受訪時所說「如果真有上帝,應該不在乎我愛的是女人還是男人,重要的是我們彼此相愛。」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